參訪人數:9508人 《情治專欄》西安事變與美國飛行員--正峰電子報
《情治專欄》西安事變與美國飛行員
發布時間: 2024-03-08 08:18   
郭克勇

西安事變與美國飛行員                    



郭克勇


80年前的1936年12月25日傍晚,張學良順從宋美齡請求,以釋放蔣中正返回南京。張在西關機場臨時決定,陪著蔣宋搭乘他那架美國波音247D型專機飛往洛陽,結束歷經14天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也開始他53年的軟禁歲月。


研究西安事變的史學家幾乎沒有人提到,這架讓蔣脫離險境專機的駕駛員不是中國空軍飛行員,而是由美籍飛行員雷納度擔任正駕駛,副駕駛里昂,當時空軍有50架各型飛機,以及上百位空地勤人員,都被扣在西安當作人質。其中包括航校二期蔡錫昌中尉,他是被空軍洛陽分校主任王叔銘下令,單機去臨潼救蔣,可惜失敗被俘。


12月26日清晨,蔣氏夫婦搭乘德國製容克JU52型專機,由德籍飛行員溫格特駕駛,從洛陽起飛,蔣宋不願與張同機,是希望回到南京的歡迎場面,媒體聚焦人物是蔣而非張。溫機長在事變中也被張楊拘禁監管,飛機停在洛陽沒飛來西安。溫是外國人,考量語言便利就由雷機長看管,他想既然都是來中國打工外籍飛行員,何必當真,雷後來乾脆請溫當他波音機的副駕駛。在蔣被扣的期間,他兩人數度奉張命飛到延安,不但接周恩來、葉劍英來西安參加談判,也好幾次送軍火及日常生活用品給共軍。


可見張楊與中共早已暗中勾串,尤其事變前,張瞞著蔣由雷駕機,分別飛到延安,洛川等地密會周恩來、李克農(情報頭子)達成停戰協議。事變後,毛澤東下令在保安日夜趕工,做出一條簡易跑道,打算要張把蔣用飛機運來公審,以償還十年血債,後因史大林反對,以及國內外輿論都不支持扣留蔣而打消念頭。這些歷史隨著時間解密,加上雷機長回憶錄《我為中國飛行(I flew for China)》書中,親身見證國共鬥爭不為人知的內幕,更佐證中共在西安兵諫事變中,扮演著關鍵角色。


張學良波音專機赴南京晚兩小時後起飛,搭載除張外還有宋子文以及隨員,駐守洛陽空軍7架戰機擔任護航實際是監控,在飛行途中遇到壞天氣,護航機跟丟,雷告訴張學良可以改變航向,飛到外國去避難,張拒絕,最後在南京明故宮機場降落,飛機隨即遭到扣押,正副駕駛都不准離開南京。


這兩位飛行員還有一位直屬長官巴爾,他是張學良的總機師也是軍事顧問,當初他是波音試飛員,1931年來中國賣飛機,被張看上高薪留人。事變時,他被何應欽扣在漢口當做人質,後來蔣夫人需要他策畫蔣離開西安各種可能飛行路線,而求何釋放。這三位外籍飛行員在事變前,也多次接送過蔣氏夫婦,飛行技術讓蔣印象深刻,宋美齡尤其欣賞巴爾,這三位在張判刑軟禁後,很快就變成蔣的專機飛行員。


七七事變發生後,三人際遇產生了變化,他們從非戰鬥變成戰鬥飛行員,並且薪水也大幅減少。巴爾首先在1938年就離開中國,回到波音公司擔任試飛員,很不幸,隔年就在西雅圖試飛新飛機中意外喪生。雷納度後來被蔣夫人委以重任與陳納德合作,負責空軍轟炸機投彈訓練,陳納德在美國是雷納度單飛教官,兩人在飛虎志願隊未成軍前,為中國空軍打了幾場漂亮的空戰。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雷納度辭職回國定居,1962年病故葬在故鄉加州,墓碑上刻有蔣介石元帥飛行員的碑文,讓人憑弔。


至於那位副駕駛里昂,沒多久就回到張學良上海的家,照顧趙四小姐及第二代,將他們全部送到夏威夷定居,張家在金錢上也沒虧待他。在里昂1942年回國眾多行李中,有6大箱裝著滿滿張的私人信函及公家文件照片,里昂是在1973年過世,2012年這批歷史文物在紐約市場逐件拍賣,總計賣得270萬元,主要買主是大陸西安文物館。這批古物最引人注意,就是西安事變前,共產黨與張暗通款曲的祕密文件,白紙黑字坐實了張不想剿共的證據,這也就不難想像蔣為何如此痛恨張楊,不計毀譽,嚴厲報復懲罰。


西安事變已經整整80年了,去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見到了楊虎城的孫子楊瀚來台訪客,我問他「你恨蔣介石嗎?」他答「當然不會,但會持續為祖父名譽恢復而努力。」在他認知中,張學良、楊虎城應該是中華民族的英雄,怎會遭到被軟禁及暗殺的下場?楊瀚曾寫信給馬英九總統,請求平反楊虎城卻沒有下文。政治就是如此弔詭,張楊二人都曾經是國民黨黨員與高級將領,但如今卻是共產黨給予他們高度正面評價。


西安事變雖歷經80年,但諸多未解及爭論的議題,不會因事件中人物都已作古而結束,這也呼應荷蘭史學家戈耶爾所說:「歷史是一場永不休止的爭辯」。


註:本文摘自https://readers.ctee.com.tw/cn/20170104/n27ad1/775016/share,作者是一名空軍官校正期生,後轉任職國安局,長期駐外,文中以空軍的角度看西安事變,讓讀者了解個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