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訪人數:8832人 《情治專欄》戴笠傳(國史館審定版)--正峰電子報
《情治專欄》戴笠傳(國史館審定版)
發布時間: 2024-04-19 08:09   
何志浩

戴笠傳(國史館審定版)


何志浩


戴笠(西元一八九七~一九四六年),字雨農,原名徵蘭,譜名春風,民國前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即清光緒二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生於浙江省江山縣保安鄉。四歲喪父,母藍太夫人撫育孤雛,教子有方,慈而嚴。笠童年活力特強,言行稍放縱,每自謂:「受十年嚴格母教,數百次苦痛齒楚,方苦鍊成今日之我。」由於得母教之深厚,乃生事母盡孝之至情;在平時離開家鄉,或半月,或兼旬,必有竹報告慰老母,每有便人回江山,必親選老母所喜愛物品帶回,以表孝思,是以能成就其矢忠領袖、熱愛國家,為一代英傑,非偶然也。


笠濃眉大眼,氣度軒昂,自幼倜儻不羈,具組織和領導天才。六歲就讀私塾,十四歲入江山縣立文溪高等小學,在校任會長、班長、以才學著稱。嗣考入浙江省立第一中學,僅住三個月,因其勇於自承過失,即被開除。旋以第二名考取聯合師範,但未入學,乃投效浙軍第一師模範營充學兵。不料部隊一次作戰失敗,流落寧波,藍太夫人聞訊,親往接其回家。民國九年,重行外出流浪,自我奮鬥歷練。常和幫會分子混處,卻始終涅而不緇。十三年蘇浙戰爭,笠在故鄉發起組織自衛團,自任團總,憑藉仙霞險要,阻止閩軍入浙,使江山縣免於塗炭。十四年,秘密走廣州,投考黃埔軍校,第二次報考,正式改名戴笠,字雨農。考取後編入第九期入伍生第一團直轄第十七連,後撥編騎兵營,斯時笠已年屆而立。當時軍校被共產黨徒滲透,氣燄囂張,笠深自隱晦,似無所作為;迨入騎兵營後,始顯露其才華,當選營黨部執行委員,並被派為代表,奉化晉謁校長 蔣公。以其陳述扼要而有力,即為 蔣公所默許。十七年元月, 蔣公復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笠即成為總司令部聯絡參謀重要情報人員矣。


民國十七年北伐期間,笠隻身往來於敵前敵後,瘁力情報,得直接呈報 蔣公。十八年唐生智稱兵作亂,乃出入叛軍防區,由於情報及策反得力,於駐馬店一役,一鼓瓦解叛軍。二十一年一月, 蔣公復起入京,為民族復興運動加強情報工作,二月二十六日正式命令戴笠組織特務處。於是此一「殺敵鋤奸,鎮壓反動,安定社會,鞏固抗戰」,為日本軍閥剋星之特務處,於四月一日正式成立,實際是設立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然追溯戴笠所領導之特種工作,應肇始於民國二十年底成立之密查組。當初組內僅十人,組外亦僅有少數通訊員,由於其領導組織力強,工作表現突出,故能於保舉六人中,獨蒙拔擢。而戴笠領導此一組織,除奸弭變,在其短短十五年中所成就之事功,迥非尋常,其對抗戰安內攘外之影響至深且鉅也。


蔣公嘗有言曰:「革命的成功,全靠特種工作人員能做革命靈魂、國家保姆。」茲概舉戴笠精忠數事,以見一斑。


民國二十五年西安事變,叛將楊虎城等脅迫戴笠赴西安,戴笠忠於 領袖,毫無懼色,毅然赴難。事變後,東北軍雖調離西北,楊虎城曾一度出國,但楊舊部孫蔚如繼任陝西省政府主席後,仍和共產黨有密切聯繫,楊在國外交遊亦多屬共黨分子,戴笠對此瞭如指掌。當楊返國行動秘密,擬回西安再有所作為,勢將危及西北大後方。笠偵知楊某行程,決定空中攔截,先派幹員控制客航飛機,當飛機近湘境,藉口加油,突然降落長沙,其本人亦親往長沙等候。楊之座機降落,即出其不意,將楊截留,改用軍機,由戴笠親押至南昌,予以軟禁。時浙滬戰爭進行激烈,情勢極為險惡,實不容再有內部變亂發生;制於未發,自勝一籌。楊某後死於中共進攻重慶時亂槍之下。


山東省政府主席兼集團軍總司令韓復榘,不遵命令,放棄守土,勒派煙土,強索民捐,侵吞公款,收繳民槍,罪大惡極。民國二十七年一月, 蔣委員長命令革除韓本兼各職,並令戴笠拿交軍法執行總監,依法懲處。但當時韓手握重兵,處在敵我交錯地帶,如處置不能妥貼,可能增加變亂。戴笠奉令後,詳密研究,設計一活捉韓復榘計畫。先廣為游揚韓某為國之干城,深獲 蔣委員長倚畀,以釋其疑慮。當韓某應召參加中原會議,特電韓以沿途不靖, 委員長關心韓之安全,囑多帶衛隊,善加防護,使韓益自得。於是率衛隊一團及貼身侍衛數十人,浩蕩赴會。迨專車抵開封,突發預定之敵機空襲緊急警報,遂致韓與侍衛人員隔離,隻身就逮,經軍法審判,明正典刑。使冥頑將領再不敢心存玩忽,藐視國法,不久即有臺兒莊大捷。於此可見由案維持國家紀綱,提振士氣之效果,韓死罪止一人,毫無株求,中央派孫桐萱代領其眾,善予宣導,均相安無事。


策反能不戰而屈人之兵,乃孫子兵法最成功戰略,然亦不易運用恰到好處,戴笠所進行之策反工作,均能獲致很大功效。如民國二十五年六月,陳濟棠與李宗仁發動「兩廣事變」,戴笠早有情報,先已暗中部署,從海、陸、空三方面進行:海軍方面,聯絡肇和艦-一、四兩魚雷艇首先起義反正;陸軍方面,余漢謀、李漢魂通電表明態度,師長巫劍雄、黃質文通電擁護中央;空軍方面,早先派員聯繫,使其內部動搖,形成瓦解。又李宗仁分別派員赴湖南、上海、寧波、平津等地鼓動學潮,企圖影響兩廣事變,壯大聲勢,均為戴笠所派在各地工作同志查明,各別予以破獲,使未能得逞。二十三年日本軍閥侵占熱河,先製造「察東特別區」,進而組織「內蒙自治政府」,企圖擴大蒙古軍政府成為第二滿洲國。戴笠遂利用其策反成效,配合國軍戰力,一舉收復塞北重鎮百靈廟,粉碮敵人陰謀;二十七年八月,李逆福和偕同敵軍軍官十餘人,由北平赴彰德偽軍軍部檢閱所謂「皇協軍」(即偽第一軍李福和部),抵達校場時,即為已被策反之受檢部隊當場悉數擊斃。此役對敵人心理威脅極大,敵人察覺中國人之民族性不可輕侮,此後雖仍卵擊偽軍,但甚少重視,只利用其警備、守護路橋樑而已。


抗戰期間戰火蔓延二十餘省,後方丁壯、糧秣、械彈等項及時運往前線,前方傷患難民,又不斷湧至後方,加以交通工具缺乏,強梗不法者肆行無忌。因是,民國三十四年四月,合併原水陸交通統一檢查處、交通警備司令部及部分緝私稅警,設立交通巡察處,仍以維護全面交通秩序,以利運輸為主要任務。隸屬軍事委員會,實際仍為軍統局之一部分。二十八年冬,越南河內已被封鎖,我進口物資皆集中於仰光一地。戴笠赴越視察後,即命在臘戌單位選擇有掩蔽地方,設立大規模倉庫,將進口待運貨物,迅速轉運臘戌,故其後敵機轟炸仰光,我方損失賴以減至極度輕微。且運用緬商「孔雀公司」向緬甸交通部請領商用車輛牌照一千份,人咸不知其用意何在!及笠年英國在敵人壓力下屈服,與敵簽訂封鎖滇緬公路協定,我在緬運輸之軍公車輛,因得改換前領商用牌照,編隊啟運,直達雲畹町,遂得將積存物資運回

民國二十九年,四川糧價突然猛漲,影響軍糧民食,時局人心亦受牽動。戴笠查出有一惡勢力集團囤積操縱,乘機發國難財,首惡為大成銀行董事長楊全宇。楊某曾任成都市長,與軍政界人士多有瓜葛,在地方勢力頗大,因之有恃無恐。案發後掌握充分證據,立將大量米麥查封,而將人犯移送軍法執行總監部漏夜訊辦,楊判死刑,旋即槍決,糧價驟跌,供需亦迅即恢復正常。此後數年,後方大城市糧價一直平穩,對抗戰有益,升斗小民亦蒙其澤。


民國三十一年二月,商人章德武以大成公司名義,在仰光購置值三千萬元貨物內運。運輸統制局監察處查悉章某以一百五十萬元賄通中信局運輸處長林世良,假中信局之名代運進口。私貨運抵昆明被扣押後,當時代理行政院長兼財政部長、中信局董事長孔祥熙,出面電飭先予放行,戴笠不為所動,迅速檢具,呈請 蔣公交軍法執行總監部訊辦。以證據確鑿,一鞫即服,林某被判處死刑,貪污之徒為之膽慄。


民國三十二年春,陝西緝私處華陰查緝所查扣一批私鹽,價值五百多萬元,案送鹽務局處理。局長于鼎基則認為不是私鹽,批示放行。而查緝所長閻其惠係依據鹽修例從隴海路火車上扣留,當時並無鹽票,確定為私鹽。旋由渭南查緝分所察知華陰所扣私鹽,係渭南多家鹽商賄送于鼎基二十萬元,乃批准走私運往河南。且查于某和西安有力軍人勾結私運食鹽,致釀成西安市之鹽荒。此案經晉陝監察使王陸一查明,提出對于鼎基糾舉書,于被撤職,華陰所扣私鹽充公,西安市鹽荒亦隨之解除。

戴笠一生抱負之一,為建立現代化中國警察,期刑事警察能運用科學技術偵破一切犯罪案件。因於民國三十三年一月,成立「重慶特警訓練班」,亦即中美合作之第九訓練班,以訓練刑事專業人才為主旨。日本投降後,復成立中央警官學校特警班,主要收容北方廣大青年,培養重建華北地方幹部,惜因戴笠殉,計畫未能實現。


當第二次大戰期間,中美兩國為利於在中國戰區和遠東海域之作戰,有效打擊日軍,遂有「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之設立。此一秘密情報機構,由我軍統局與美海軍部分工作人員所組成,戴笠兼主任,美海軍梅樂斯將軍專任副主任;工作範圍遍及我國各淪陷地區和南洋各地。由於戴笠稟持中華民族一貫之自強自立精神,以最大之誠意,實踐之作風,親切之關顧,對待美方同仁;以及梅樂斯將軍訓誨其部屬克制優越感,並鼓勵其去戰地獲得經驗,在中國從頭學起,因此雙方人員始終合作無間,充分顯示最高辦事效率和最優工作成果。此中美合作所雖隨戰事於民國三十五年結束,但其後每年一次之聯誼會仍分別於各地區舉行,對我反共志業,始終予以同情與支持。戴笠所領導之軍統局,業務多至數十種,大多基於客觀環境之需要,由當局決定賦予之,而非由於戴笠之攬權也。其工作人員達十萬以上,由戴笠一手組成之忠義救國軍與各地游擊部隊,以及後吸收輸誠中央之偽軍,總數不下一百餘萬人之眾。然軍統局之性質既既非如德國之「褐衫黨」,亦不同於蘇俄之「格別烏」,更不是日人所形容之「藍衣社」,而是一以行仁為職志之革命團體,在淪陷區誅倭鋤奸,在大後方除暴安良。戰後整肅漢奸、重振綱紀乃國家一大事,亦由戴笠獨任之。且不負所期,善能運用其才智,深謀明斷,達成此一重任,所捕元惡大憝以千計,而民無驚擾,事無株蔓,一切皆以溫和手段行之,公私皦然,中外罕見。其肅奸防諜工作,於抗戰良勝利,雨勝利後之接收,關係綦切矣。


戴笠殉職於民國三十五年三月十七日。是日,由青島乘航空委員會所派專機至南京,預定十八日趕回重慶,向主席 蔣公面陳要公。不幸其座機誤觸南京板橋鎮岱山失事。飛機殘骸所在地名「困雨溝」,與其姓氏字音隱合,豈定數耶!戴笠殉職之日,距其五旬誕辰尚少兩月又八日,藍太夫人猶在堂,年已七十有二。三十八春,太夫人去世彌留之際,猶頻頻呼愛子之名不絕,何其痛哉!德配毛氏夫人,先於二十八年病逝上海。獨子善武,又名藏宜,戴笠生前決不准其帶兵,慮其「誤人誤己」。胞弟雲林,以其能力有限,而慾望甚高,勒令回籍奉母,不許在外作事。此可見其用人唯才、公私分明之處。終其一生,矢守其忠義精神,清白家風。身後,其部屬整理遺物,發現其舊衣箱中,僅有若干舊中山服,無一新製者,能無感念!


戴笠殉國,國民政府頒發褒揚令,追贈中將,准照集團軍總司令陣亡例公葬,後又奉准入祀忠烈祠。民國三十五年六月十二日,國民政府在南京舉行公祭, 蔣公以國家元首親臨主祭,並賜「碧血千秋」四字匾額。另輓章:「雄才冠群英,山河澄清仗汝績;奇禍從天降,風雲變幻痛予心。」祭文肅穆沉痛,而益悲壯;有云:「惓念時艱,深研吾黨,惟君之死,不可補償,.......」。亦極其身後哀榮矣。三十六年三月,政府公葬戴笠於紫金山麓「國民革命軍陣亡將士公墓」、黨國耆宿吳敬恆書「故戴笠中將之墓」墓碑。

綜合戴笠生平,侍從 蔣公十五年,其知遇之隆,責任之專,契合之深,專功之最,在當代革命人物中實少出其右者。此固由於戴笠對 領袖之誠,更由其能秉承 領袖意旨,體念領袖苦心,遇事洞燭機先,臨機巧妙運用。笠對幹部愛護照顧,亦無微不至,處處為人著想,深得人心,精誠團結。而對同志尚誠信,對敵人施謀略,眼光放在遠處大處,志業求其利人利國,此所以為一代奇人、奇才、奇遇、奇功,而非能世出者也。(轉載自83年5月忠義會訊)